9.0

2022-08-31发布:

我和香香同学

精彩内容:

我和香香同學





主題發表人:HvvH 24.83.136.205  
發表時間:10/06(09:17)
發表內容:
我和香香同學
  「池塘邊的榕樹上,知了在聲聲的叫著夏天。草場邊的鞦韆上,只有蝴蝶停在上邊……」
  《童年》這首歌相信大家都耳熟能詳的啦。在糊裏糊塗中,我度過了稀裏糊塗的童年。一直到了上高中,我對女孩還是懵懵懂懂的。這可能和我發育得比較晚有關係吧,在我的印象中,女孩好像比男孩早熟,她們懂得也更多。
  因爲我的個子比較矮,又比較調皮,所以老師總是把我安排在第二排。
  有個女孩,從高一開始就一直坐在我前面,多少次換座位,她始終坐在我的前面。
  她有兩條粗黑的大辮子,用彩綢條紮著兩個蝴蝶結。走起路來兩條大辮子一擺一擺的,兩個蝴蝶也就在她的背後上下飛舞著,很是好看。
  她上課時喜歡把背靠在我的桌前,兩條粗黑的大辮子經常沓在我的桌上,我就悄悄地用圖釘把它按在桌上。下課時,她一站起來頭髮就被拉住了,她大叫一聲又坐下了。可能真的把她弄痛了,她傷心的哭了起來。我不知所措,但又不願意向她賠禮道歉。
  還有,就是有時我故意把鋼筆尖朝前,她一向後靠筆尖就戳到她的後背。因爲是在上課,她不敢吱聲,只好趴在桌上偷偷的掉眼淚。反正諸如此類的惡作劇多了,但很快的我就忘了這些事。
  開始我還沒有注意到,直到後來很多同學們拿她和我開玩笑,我這才注意到這個女孩每次都會回頭看我一眼,但在艾艾怨怨的眼神中,我看到更多的是另一種感覺。
  她很漂亮,典型的江南美女型;白白淨淨的瓜子臉,苗條秀氣的身材,笑起來眼睛瞇瞇的唇不露齒,臉上還有淡淡的兩個酒窩。
  到了高二時的一天,我們男男女女一夥人出去登山。中午吃完飯,大家有的在聊天,有的在打牌,我,在看書。
  突然,有個女同學在輕輕的叫我,對我說香香(那個女同學叫香)叫我過去一下。
  「什幺事啊?」我走了過去問香香同學。
  「我想和你照相。」
  「大家上午不是照過好多相了嗎?」
  「我想單獨和你照張相,將來畢業了,你是肯定會考上大學去外地的,而我可能只會考在本地的學校。因爲你是外地人,我是本地人,家裏希望我留在本地。」
  「你不恨我嗎?」我想起了對她的惡作劇便問她說。
  「想起恨你的時候,就看你的照片罵你啊!」她搖了搖頭抿著嘴笑了笑說。
  我知道她這是在開玩笑,就和她單獨照了張合影。
  也許這就是人們常說的:男孩不壞,女孩不愛吧。但後來這張照片隨我上大學到畢業再到工作,也不知啥時給弄丟了。這就是男孩的粗心啊!
  第二天下午放學時,有個男同學向我這邊走了過來。
  「你是不是和香香單獨照相了?」他拉著我問道。
  「嗯!是的。」我只好如實回答。
  「香香喜歡你。」
  「不可能!我對她那幺壞!」
  「真的,昨天晚上回去以後,大家都知道她單獨和你照相了,就開她的玩笑,但她只是笑笑什幺也不說。」
  這件事情我也沒太往心裏去,只是一心一意的讀書準備高考。
  一天下午,我放學回家打開書包,發現裏面有一本書,裏面夾了張紙條是香香寫的,叫我今晚趕快看完明天還給她。
  我一看那本書破破爛爛的,還是用圓珠筆抄寫,題目是《少女之心》,就沒興趣了。可翻開一看就被吸引住,裏面的描寫讓我面紅耳赤。以前我看過最黃的就算《廢都》、《白鹿原》,還有就是《歡喜冤家》、《拍案驚奇》等等之類的了,沒想到還有這樣寫的書!
  這一晚,我看完了就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下面的東東硬硬的。好不容易趴著睡著了,夢見香香在抓著我的東東,也像書裏寫的那樣我也在摸、揉她的乳房和陰道……
  第二天早上醒來,我卻怎幺也想不起她的乳房長得是什幺樣的,陰道又長得是什幺樣的了!這時我發現我的褲子濕了,我還以爲是尿褲了。後來我才知道這是遺精!那年我15歲。
  那天上課時,我的注意力怎幺也集中不到老師那邊。我看著香香的後背,白白的襯衫明顯的透出一個V字型,讓我浮想聯翩。蓦然,我在白襯衫上看到了幾個小黑點,那是我曾經用鋼筆尖留下的印記。儘管她仔細地洗過了好多遍,但還是留下了痕迹。我忽然想到她那雪白柔嫩的背上,是否也留下了幾個小黑點?我感到一陣陣心痛!那天,上的什幺課、老師講了些什幺,腦子裏全是一片空白。
  一天下午放學時,她悄悄地塞給我一張紙條,我打開一看是一張電影票。晚上我到了電影院找到位子坐下,她已經坐在旁邊了。電影開始了,她變戲法似的不斷的把各種零食塞到我手裏。
  對了,那天演的是《真實的謊言》。每當電影演到驚險刺激的地方,她都會輕輕地驚叫一聲,身子也不由自主地靠過來。當演到橋被炸斷,車子忽悠忽悠的架在那兒,一只海鳥輕輕的落下,車子隨著那人的喊聲落到海裏去時,香香也輕輕地驚叫著側過身來,趴在我的肩膀上不敢看了。這時,我感到好像真正的男子漢那樣,挺直了身板勇敢的面對銀幕。她握住了我的手,我感覺到她那溫軟的小手心裏全都是汗。
  散場了,我們隨著擁擠的人流慢慢的擠向出口,她緊緊地挽住我的手臂跟隨在我的側後方,我感到有什幺東西軟軟的靠在我的後背,好舒服、好舒服。我突然想起了書上的描寫,莫非那就是她的乳房?我的下面馬上就有了反應。我真想時間就這幺停留、靜止住,就這幺讓她擁著我。
  出了電影院,我送她回家。我們都沒有說話,她挽著我的手臂就這幺默默地走著。就在快到她家的一顆大樟樹下,她明顯的放慢了腳步。樹蔭下我回過頭來看著她想對她說什幺,她卻把我的手臂往下輕輕的一拉,我的臉和她的臉靠到了一起。我想起了小時候我乖乖躺到床上睡覺的時候,我媽媽都會在我的臉上親一下。
  我想她是不是也會像我媽媽那樣親我一下?可是,她卻把嘴唇對準了我的嘴唇,這時我又想到了書上描寫。我雙手環抱住她的腰,低下頭去親她的嘴唇。
  這時,我感覺到我們倆的心都在「嘣、嘣、嘣」的直跳,兩人的牙齒在打顫……
  突然,我覺得有個溫溫軟軟的東西在舔我的嘴唇,我不由自主的便張開了嘴唇。
  原來是她的舌頭在舔我的牙齒,我受到了啓發,也伸出舌頭去舔她的牙齒。
  她又用舌頭來舔我的舌頭,我也用舌頭去舔她的舌頭,我倆的舌頭慢慢的就伸到對方的嘴裏去了,我覺得她的嘴裏甜絲絲的……
  我倆的情緒開始有點放鬆了,這時,我感到她的乳房貼在我的胸前,那種很舒服、很舒服的觸覺。我抽回一只手慢慢地捂在她的胸前,明顯的感覺到在一團肉上,有一粒硬硬的像黃豆般大小的東東,這時她渾身又開始顫抖起來。
  我輕輕的揉著,她卻更緊的抱住了我,我硬硬的東東頂在她的小肚子上。我又想起了書上的描寫,想把手伸進她的衣服裏去。
  「不要……不要……就這樣……以後……好嗎?」不知過了多久,她推開我,仰起紅紅的臉,對我說:「你以前和別人接吻過嗎?」
  「小時候,我媽媽親過我,但不是這樣子的。」我想了想說。
  「那是叫親,現在,這是叫接吻。」她笑了說。
  「你怎幺懂得那幺多?你和別人接吻過嗎?」
  「沒有,你是第一個。女孩在一起時,大一點的都會說怎樣、怎樣的,特別是結過婚的女人更是說得露骨。我聽多了,就記下……你喜歡和我接吻嗎?」
  「喜歡!」
  「好了,回去吧。回去晚了,你爸媽會擔心你的。」她歎了一口氣,過了一會兒說。
  這就是我的第一次接吻(也叫初吻吧)。
  另外,說明一下,香香比我大一歲。
  直到後來我才明白那句話:好女人就是一本教科書,就是男人的老師。
  所以,在這裏我想向各位狼友說一句:不要把爲男人帶來歡樂、爲男人做出巨大犧牲的女人們叫「蕩婦」、「騷屄」等等好嗎?尊重她們就等于在尊重自己!我特別反感用惡毒、侮辱性的字眼來形容她們。
  也許是我發育、懂事得較晚,對那種男歡女愛的事還不太明白,所以我並不是十分在意天天晚上都要和香香厮守在一起。在她的眼裏我是一個既調皮又聰明的男孩,我除了喜歡捉弄她以外,我的各科成績在年級裏都是名列前茅的。她知道我一心要考上一個好大學,爲了不分我的心,她也並不經常約我出去。
  只是在學校和我偶爾眉目傳情或悄悄地給我塞個紙條說想念我之類的話,我也經常在她的書包裏塞一點好吃的糖果點心之類的東東。因爲她家境一般,而我家庭條件比較好,大院裏經常有出差回來的叔叔阿姨帶回來好吃的給我。
  高二期末考試完,我們去山裏的一個農村基地進行十天的社會實踐,山裏的一切都是那幺讓我們新奇。一只好看的鳥兒、一朵美麗的花兒,都會讓我們津津樂道半天。
  第二天晚上吃完晚飯,香香約我出去散步。
  我們來到了一片地瓜地,我看看四周無人,就蹲下身去拔了兩個地瓜。香香嚇壞了,拉起我就趕快走。我一邊把地瓜擦乾淨,一邊就用牙齒把皮啃掉了給香香,我接著又啃著另一個。幾下子我就吃完了,有點像豬八戒吃人參果一樣,而香香還在細嚼慢咽地吃了一半呢。她側著身子,用一只手遮著嘴吃,好像我會搶她的吃一樣。
  突然,她轉過頭來發現我一直在看著她。她不好意思地抿著嘴笑了,腮幫子還鼓鼓的。
  「我還想吃!」我看著她說。
  「給你。」她把手裏剩下的一半舉給我。
  「我要你嘴裏的!」我搖了搖頭說。
  她瞪大了眼睛望著我,我把她環抱過來,低下頭去用嘴對著她的嘴。
  香香閉上眼睛,嘴裏慢慢的吐出了一些,我就慢慢的吸到嘴裏嚥了下去。
  羞紅臉的夕陽早就悄悄的躲了起來,順手撐起了一把巨大的黑傘。不知名的蟲兒在四處鳴叫著,山風一絲一絲地梳理著大地。香香手裏的半截地瓜不知什幺時候沒了,她也緊緊的環抱著我,我們就這樣忘情的吻著……
  過了一會兒,香香的身子軟軟的往下倒,我扶著她躺在鬆軟的草地上。她還是緊緊的抱住我,嘴還在使勁地吸吮著我的舌頭。
  我硬硬的東東壓在她的大腿上,彎起的一條大腿壓在她的陰部,我感覺到她那裏一跳、一跳的。我的右手從她的衣服下方伸了進去,摸到了她的胸罩上。她嘴裏發出「嗯…嗯…」的聲音。
  「怎幺,把它脫下來啊?」我捂著她的胸罩說。
  「不要脫,把它推上去。」
  她稍微弓起了背,我就把胸罩一邊、一邊的推了上去。她把頭埋在我的懷裏顫抖著,我的右手終于第一次捂在了她的乳房上!她的乳房剛好有我張開的手掌那幺大,那種滑膩溫軟的感覺,我不知該怎樣來形容;我的心在「突、突、突」的跳!捂了一會兒,我開始輕輕的揉。
  她的乳頭在我的手心裏頂得我心裏直發癢,我就用食指和中指夾住它,它更硬了。
  香香的手不知什幺時候離開了我的腰,摸摸索索的在解我的皮帶。我的皮帶是軍用的那種,不太好解。我就自己把它解開,脫下外褲。她雙手摸到我的腰,把我的內褲往下拉。
  「不要,這樣就行了。」我想站起來脫掉,她拉住我說。
  在她的手抓住我的肉棒那一瞬間,我感覺到了她的手在發抖。我的左手仍然在她的乳房上揉動著,右手翻起了她的裙子,往下伸進了她的內褲。
  我摸到了一片柔軟的毛毛,再往下,我的手掌捂在了她的陰阜上。食指和無名指按在了兩邊隆起的大陰唇上,中指壓在了一條滿是滑唧唧的縫隙上。
  她把左手壓在我的右手上,輕輕的往下按,我的中指就順勢按了進去。這時她的腰部往上一挺,頭往後一仰,輕輕地「啊……」了一聲。我以爲把她弄痛了,趕緊要往外抽回中指。
  「不要拿出來,輕輕的動……」她左手卻使勁的按住我的右手說。
  我手掌依然壓住她的陰阜,中指慢慢地、輕輕地在她的陰道裏擡起又壓下……
  她的右手握著我的肉棒,龜頭頂在她的大腿上,讓我感到好舒服。她輕輕的握緊又放鬆、放鬆又握緊……
  「我想插進去。」
  「不要,我怕,給我留著……好嗎?」
  「這是陰蒂嗎?」我的中指慢慢的感覺到了一顆小肉粒,我問她。
  「這是陰核,是我小便的地方,頂端就叫尿道口。」
  「舒服嗎?」我輕輕的按著。
  「傻瓜!按這裏是不會舒服的。你往上摸……對、對,那個才是陰蒂……不要使勁的按和揉,太刺激它會疼的……在它的兩邊輕輕的摸,這樣才最癢,最舒服!」
   我的中指在她的陰蒂兩邊輕輕的搔、颳,這時香香的喘息明顯的急促和大了起來。
  伴隨著她的「啊……啊……」聲,她的陰道裏不斷的往外湧著水。
  「你是不是要小便了?」我問她。
  「這不是小便,這是愛的泉水啊!」她用左手撫摸著我的臉說。
  接著,她的右手加大了握緊放鬆的力度和節奏,我忍不住的一下子趴在她的身上,右手死死的按在她的陰蒂上。
  她也兩腿繃直,緊緊的夾住我的右手。那一刻,她好像停止了呼吸……過了一會她的右手稍一放鬆,我的肉棒前端像開了閘門一樣,一下子噴出一股一股的東東在她的大腿上。
  「糟了,我好像小便了!」
  「你怎幺傻得那幺可愛啊,那是射精啊!」她笑著拍了一下我的臉說。
  這時,我的臉肯定紅得要命!我爲我的無知感到無地自容。
  她掏出手絹輕輕地擦著我的肉棒,仔細地端詳著它。然後,她才擦著她大腿上的東東;擦完後她又把手絹捲好,放進她的小口袋中,藉著月光我看見她的臉色特別好看。
  「好了,太晚了,再不回去老師和同學會起疑心的。」過了一會兒,她說。
  跟著,她的嘴又吻在我的嘴上,舌頭又在舔我的牙齒了。
  「明晚我們再出來,好嗎?」
  「嗯!」她點了點頭。
  可是,第二天晚飯前我突然肚子痛了起來,痛的我在床上打滾,豆大的汗珠往下落。老師和同學趕快叫來了鄉村醫生,他也沒什幺好辦法,只能給我打止痛針,然後叫村裏趕快想辦法送回城裏醫院去檢查。
  香香知道後馬上跑了過來,一直站在我床頭幫我擦汗,幫著醫生忙這忙那,醫生給我打針她也不迴避,搞的老師和同學一直在看她。
  村裏決定用手扶拖拉機把我送走,鄉村醫生和一名老師陪我去。香香可能也想送我回去的,可是她張了幾次嘴都沒敢說出來,最後她眼淚汪汪地看著拖拉機把我載走了。當拖拉機拐出小山村口時,我還看到她一個人跑出老遠,站在山頭上目送著我們呢。
  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圓很亮,山風吹動著她的裙子,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又哭了……